部落格文章

好友搬家蔡峰松 交棒「優雅鐵娘子」蔡瑋琳

好友搬家創辦人蔡峰松(以下簡稱「松」),是由貨運業成功轉型至新式搬家服務業的成功案例。蔡峰松創業時,大女兒蔡瑋琳(以下簡稱「琳」)跟著出生,她今年33歲,不僅與好友同齡,在十餘年前轉型創立搬家品牌時,就一路參與至今,以搬家業少見的女性及第二代身份,成為好友的準接班人。蔡峰松說,再過二、三年,他就要正式交棒。

蔡峰松對自己和同仁的要求之高,在業界是出了名的。他有鷹的精準、獅的格局、虎的霸氣、猴的靈活,以及狼的執行力。蔡瑋琳接班,當然少不了來自父親高標準的壓力。不過,虎父無犬女,蔡瑋琳不僅承襲了蔡峰松的明快俐落作風,更表現出同齡人少見的冷靜與氣魄。且看他們如何創造第二代成功接棒的典範。

好友搬家蔡峰松 交棒「優雅鐵娘子」蔡瑋琳

▲ 蔡瑋琳(右)在好友搬家表現出的俐落與氣魄,讓父親蔡峰松(左)相當讚賞,更準備由蔡瑋琳接掌他親手創立的

搬家業年輕化,舞台讓給第二代

問:如何交棒給第二代?

松:在貨運同業中,我轉型得早,1998年就在原來的貨運部門之外,成立搬家部門至今。現在是貨運我負責,搬家逐漸交由瑋琳接棒。你想,貨運司機以四十年次、五十年次的佔90%;搬家的師傅則以六十年次、七十年次的居多。搬家這個行業已經年輕化了。

我常自問,到底對第二代是要先給舞台,再給工作,讓她有表演的空間;還是先給工作,再給舞台?最近這一、兩個月思考之後,我認為應該是要給她舞台,這條路才是正確的。套一句吳念真說的,「舞台劇是靠觀眾的參與」,沒有觀眾,就沒有收入;沒有觀眾,戲演得再好也沒有掌聲。舞台要多大、角色要怎麼分配、團隊要如何建立,才能夠吸引觀眾、贏得掌聲,由她來決定。

我書讀得不多,經驗值都從工作裡面吸取、累積。剛開始,她會跟我說「我們年輕人的想法是怎樣怎樣,你不要拿以前怎樣怎樣來要我們跟上一代比……」這樣的說法,一開始我是不能接受的,後來我發現她是對的,因為時空、地點、機會,都不一樣了。

家教嚴奠根基,價值觀成就一生主軸

問:跟爸爸的價值觀有什麼異同之處呢?

松:我的觀念是,你如果喜歡一個東西,但經濟能力還不夠,你告訴自己,我可以等三年存夠了錢,再來享受它;如果有這種態度,我相信這個人一定會成功。我告訴兩個女兒,信用卡是救急不救窮,一定要有這個認知。其實在台灣流行信用卡之前,我身上就有了,而且卡號還是88號呢,你們看有多早!我很早就給兩個女兒使用信用卡,從三千元的額度開始。

琳:剛開始是用爸爸的副卡,工作後就自己申請。我從沒使用過循環利息,也不曾遲繳或者繳最低金額,都是量入為出,沒有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,因此信用一直很好。

松:對,從小我就給她們這樣的觀念。

琳:像我是從小家教非常嚴格,27歲婚前若超過晚上11點回家,我爸會叫我媽打電話找我,那在我回到家之前,爸爸是絕對不會睡覺的,一定會等到我回家為止。還有像我妹曾經想請特休假在家休息,爸爸是絕對不允許的,他認為老闆如果知道妳休假是在家休息,會怎麼看妳?沒事為什麼要休假?那年輕一輩會覺得,反正特休是公司給我的啊,我若不休,公司也不會因此獎勵我啊!結果有一次我妹只好早上假裝出去上班,晚上再回家,還跟我套好招,要我別說溜嘴,其實那天她是請了特休的。

我和妹妹就是這樣長大的,沒有偏離正軌。

問:那妳和妹妹在讀書時有打過工嗎?

琳:有啊,高中時有一次和同學去中廣打工,一小時一百元,回家後爸媽大發雷霆,認為我當時的身份是學生,本分是把書讀好,不應該把時間拿去打工,更何況又不缺那個錢。後來又在某個寒暑假去打工,其實我不缺零用錢,可能是想要那種成就感吧,而且當時同學很流行去補習班打工,就是想要那種同儕經驗吧!

松:可能是天下父母心啦,每個月女兒們的開銷,我們都事先準備好,包括車票;就是說盡我們身為父母的能力,讓她們在求學時期,能夠無後顧之憂。

這是一種心態啦,就是說我們把自己的家庭照顧好,不要造成社會的負擔。就如同我對待同仁也是一樣啊,有什麼事,都好商量,唯獨有一件事是沒有任何討論空間的,那就是酒後駕車,上班時我絕對要求同仁滴酒不沾。只要發生過一次,你在好友就是出局。為什麼?我常比喻,一個家庭就是一個碗,酒駕出事,就如同兩個碗撞在一起,程度重者就是全部粉碎,輕者就算能夠修補,還是會有裂痕。

接班關鍵:不想讓父親失望

問:妳是如何下定決心接棒呢?

琳:剛開始我的心態就是反正到外面也是上班,在家上班也不過就是一份工作。但是久了就會發現,跟家人在一起工作很自然地會有一些摩擦;二來,那時也沒想過接不接棒,就當成一份賺錢的工作,後來年紀漸長、社會歷練也多了,會去想一些比較深的問題,其實中間有一段時間,真的很想去外面上班,過程不是外人想像那麼美好的父母相互扶持,一路平順……

松:互相討厭。(笑)

琳:用四個字來形容最貼切:篳路藍縷。像是爸爸對我的心態啊,還有我對爸爸的心態啊,都是有一個過程在的,好比我會認為,為什麼爸爸對我這麼嚴格,為什麼要這樣要求我?如果我今天沒有在這邊上班,我不需要承受這麼大的壓力,也會想要逃開……曾經有一段時期是這樣的想法和心情。

能這樣一路走下來,是慢慢體會父親的心情。我們年輕人是比較衝,講話有時是比較過份,但老闆三十年的經驗不是假的,他看到的往往是點、線、面全盤的,我們可能只看到一個點;老闆可能不是百分百正確,但往往事情告一段落,回過頭來看時,就會發現,老闆還是對的,因為他看得真的比較遠,想的東西不一樣。

好友從1979年到現在其實很不容易,中小企業很難可以經營這麼久的;後來我會跟自己說,一個企業能夠生存這麼久,一定有它的生存法則,這是我要學的。或許我的想法,爸爸不容易一下子接受,但是我會想辦法找到一個平衡點。

我跟妹妹從小就跟爸爸一起跑車子,所以我們都看到爸爸很辛苦的那一面,那我很清楚地知道,自己決定接棒,是不想讓爸爸失望。如果我到其它地方上班,當然會比較輕鬆,但只要想到這麼做爸爸會很失望,我就沒辦法下定這個決心。

有一次跟著爸爸送貨,去一個文具店,他交待我們顧車;期間我和妹妹看到一個玩具很喜歡,但是爸爸一上車,我很猶豫要不要開這個口,最後已經離開很遠了我才說出口,爸爸就說為什麼不早一點說,我就告訴他,因為想說買玩具又要花錢,你在趕送貨,我又不敢開這個口。

松:她小時候就滿節儉的,像一個麵包五塊錢,她即使肚子餓也都捨不得買,想說買了,五塊錢就沒有了。那時候事業草創期,我也沒有太多時間招呼小孩,但是孩子能有這種體諒父母辛苦的心態,我是滿自豪的。

第一代重戰鬥力,第二代重生活品質

好友搬家蔡峰松 交棒「優雅鐵娘子」蔡瑋琳

▲ 在困頓環境中成長、白手起家的蔡峰松,相當強調「拼事業就是要戰鬥力」,和重視生活品質的下一代價值觀差異頗大

問:會承襲爸爸的經營理念與做法嗎?

琳:嗯,基本上會承襲,但在經營上有一些想法是不一樣的。(轉頭問爸爸:你覺得呢?)

松:沒關係啊,妳就講妳的想法……好,比方說啦,助手請假或排假,我會覺得賺錢才是最重要的……

琳:爸爸對待同仁請假的態度,就如同父親望子成龍那樣的規格,會詳細詢問為什麼要請假,因為在他的價值觀排序中,賺錢養家應該要擺在最前面,請假應該是萬不得已時才做的決定。

我的想法是,你要對自己負責任,我們這個行業要休周末的確是很困難,但若你事先做好安排,比方說你下個月某日要休假,只要你事先跟公司協調好,把該做的事都做好,我認為是ok的。

但爸爸聽到助手要請假,第一個反應是:伊請假是要做什麼?比方有個同仁就是因為要參加胞姐婚前的單身party,我爸就回說(用台語):哪有這款party,我就不相信,少年郎出頭今ㄗㄟ啦,安捺馬愛請假?或者有些人想要放鬆一下請個假去唱唱KTV,他會說:錢揪ㄗㄟ啦,一個月莫嘆哇ㄗㄟ錢ㄍㄜ去唱KTV?

那我比較在意的是,你要給人家休假,要同仁事先安排好,那同仁安排好了你又不給人家休,那乾脆就一開始照你的意思排不是更好?對助手請假這件事就是這樣,他想要給你空間,可是又想要你照他的方式。

一來,我是覺得父親那個時代的人吃過很多苦,所以會把賺錢放在第一位;那現代人不一樣了,我們這一代沒有吃過那樣的苦,因此對於家庭和擁有自己時間的重視,有時甚至超過對賺錢的重視。二來,我認為人如果長期都按照老闆的要求,其實比較難養成自己做決定、自己負責任的心態,而我認為人要學會自己負責任,培養出責任感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松:她以前一直跟我說,要重視生活品質,我反而認為,有錢最重要。如果沒有能力賺錢,哪裡來的生活品質?我常跟同仁講,當貧窮從前門進來,幸福就從後門溜走;當家裡米缸空了,老婆說多愛你都沒有用的。

琳:年輕的時候,我比較聽不進去這番道理。我認為,你雖然有錢,但如果不懂得生活,從早到晚都一直在工作,忽略了家庭,那你為什麼要賺錢呢,一切還是等於零;賺錢不就是為了求一個好的生活品質,以及過得心安理得?人一生追求的也無非這兩樣,不然你要追求什麼?那爸爸的想法是,沒有錢,一切就是零。

那我是覺得應該沒有這麼絕對啦,或許是因為我沒有像他一路成長吃了那麼多的苦,沒有那種感受的緣故。

松:在我那個年代,我媽媽生了九個孩子,拜拜時不都會殺雞當祭品嗎,那一刻我們九個孩子就在盤算,等一下要怎麼搶到想吃的雞肉部位?那就是從小培養了我的戰鬥力,我覺得做人拚事業就是要有這種戰鬥力,你成功的機會就相對比別人大很多。

走自己的路,拿下一千萬的案子

問:兩位目前怎麼分工?

松:一開始好友搬家的網站就是她統籌規劃的,現在像是行銷,還有重要客戶的連絡窗口都交給她,這些客戶應該都不認識我了(笑)。有時候她來問我,某個客戶的要求應該怎麼處理,我跟她說,妳決定就好了。我如果一直下指導棋,她永遠不會進步。另一方面,我也怕自己有些想法跟時代已經脫軌了。

問:那爸爸給女兒的表現打幾分?

松:給太高分就沒有進步的空間了,我打75分。

比方說,最近有一個案子,不是我在誇獎她啦,但她真的讓我刮目相看。那是一間合作六年的公司,因為採購換人,要求降價,那麼因為是長達三年的約,金額將近一千萬元,結果她不同意降價,那我很擔心這筆大生意會做不成,依我做生意的方法,寧可降一成以便爭取合約,否則怎麼跟員工交待?

琳:我很堅持,雖然我爸一直說,把價錢降給對方好了,不要讓對方想太多;那我剛好想得比較多,因為降價不能解決問題,你降給他之後,他就會覺得降價是應該的,三年後又要重新檢視合約時,你就回不到原來的價錢了,那你有可能每三年就降一次價錢嗎?不可能的,因為搬家是高人力成本的行業。

當然爸爸是很擔心萬一拿不到合約,那我是想要拚拚看,所以我寫了很多份proposal給對方,列出每一項的成本,例如紙箱、油價、人力成本等,把歷年的成本、漲幅等波動詳細列給對方看,都是每年上升的,用這樣的方式往返了二、三個月,最後成功地沒有讓價錢降下來。在商場上,如果對方要求降價時你就馬上降了,那他會想,這麼容易降價,那你報的價錢根本就是不實在的,又如果之前有配合經驗,他也會想說那你之前多賺了我多少錢?因為好友不是這樣的公司,價錢都是很實在的,所以我才堅持不能降價。

過程中我也請老公和從英國留學回來的妹妹提供意見,總不能關在自己的象牙塔做決定,身邊在大公司上班、在國外見過世面的親友,都是我諮詢的對象。其實我何嘗不知道這個案子的重要性,那麼多人靠我們吃飯,壓力之大,外人難以想像;一直到前陣子合約用印,順利簽約,那陣子經常拉肚子的症狀才停止下來。

松:當然我會急啦,不過,過程中她媽媽也一直勸我,就讓她去試,就算失敗了,她也能從中吸取寶貴的經驗,同時也證明你是對的,還是很值得的;那我想說,這個將近一千萬元的案子,付出的代價會不會太大?那她媽媽說了一句話打動我:與其你用針去刺她讓她痛,不如用刀捅一次讓她痛得夠,她才會一輩子記得這個教訓。

琳:記得來公司上班三、四年左右,有一次一位搬家師傅打電話回來說不想搬了,我就告訴他,如果你不想搬就回來公司,但是也同時就請你走人。因為我們有一個大原則是,對客戶的服務只要開始了就要好好結束,中間有什麼狀況,搬完回到公司再處理,絕對不能中途就中止對客戶的服務,這是我的底線;爸爸說,這樣處理好嗎?要我再給他一次機會。

松:後來我跟她媽媽商量,媽媽也支持她的決定。這位同仁回到公司,她就停他的牌。我工作這麼多年,最大的收穫,人是物以類聚,如果你開了先例,後面不但很難管理,她在同仁心目中也不會獲得應該有的尊重與分量。

第二代接班的苦悶:努力不易被看見

好友搬家蔡峰松 交棒「優雅鐵娘子」蔡瑋琳

▲ 在父親的公司工作,蔡瑋琳明瞭「守成不易」的道理,也深刻體會了企業第二代在接班路上不為外人所知的艱辛

琳:很多人羡慕我在家裡上班,但那是爸爸創業維艱的成果,其實很多人忽略了,守成,更難。一昧守成,到最後就是路愈走愈窄,一定要創新;守成與創新之間的落差,如果彼此沒有很好的協調,或是沒有多給對方一點空間,一家人在一起工作,會很難一直走下去。

如果我在外面上班,工作上的事氣歸氣,下了班回家就忘了;但是在爸媽的公司上班,回家還會見面,而且爸爸對我的要求更高,他罵員工還不會那麼難聽,但罵我就很不留情。

不過氣歸氣,心底還是知道爸爸還是很支持我的,不能因為一些情緒就?滅掉一切。如果爸爸覺得還是有跟我討論的必要,他會沏一壺好茶,要我們去喝茶,這時候就知道爸爸要找我們講事情了。

松:有時候她會留字條給我,我就知道她需要幫忙了。

琳:我是遇到狀況時會先思考,不會事情一發生就向爸爸求援。比方說我們的產品是「人」,「人」是最難管理的,因為「人」沒辦法像產品可以標準化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個性;再加上工作的運作還是有一個規則,爸爸在管理上就很有他的一套。我很感謝父親經常鼓勵我,不可能每件事都能夠做對,總是要從錯誤中去學習。年輕人是比較衝,我也在學習「雙贏」的圓融處世方式。

松:年輕人「衝」是一種可愛啦,因為「衝」才能看出缺點,我就有辦法對症下藥。

問:爸爸會在大家的面前罵妳嗎?

琳:滿常的吧!像上星期,搬家部門的同事比較年輕,跟我滿好的,傳簡訊給我說,妳是不是剛才又被老闆罵,沒關係,我們會支持妳的!

松:其實是恨鐵不成鋼,總想說要在最短的時間內,達到最好的效果。

琳:我們這種第二代,很多人會忽視你的努力。除非有一天你能做到別人介紹我們父女是「這位是蔡瑋琳的爸爸」,而不是「這位是蔡董的女兒」。別人會認為,你做得好是應該的,因為你從小耳濡目染、因為你有天時地利人和,可是一旦某件事你沒有做好,很容易就會被貼上「草包」、「阿斗」、「敗家子」的標籤。所以如果沒有很強的意志力,再加上年紀歷練不夠的話,很容易被這種「沒有被看見」的挫折打擊信心,因為再多的努力,都很容易被視為那是應該的,因為你爸爸留那麼好的東西給你,你理應要做得好。

其實爸爸很能理解我這份心情,很多時候他會把鎂光燈照在我的身上,讓別人看到我的努力。我覺得這樣就夠了,因為我知道我在乎的人是看得見我的努力的。